🍼

【伪all蟒】无双(十)

终于打开lof了

青争:

半年以后的更新,复健中

=================================

许昕把磁盘仔细放在贴着胸口的内袋里,门口忽然闪过人影。樊振东捏紧拳头,绷紧神经。

 

两个人从门口利落的探身进来,许昕忽然一把按住樊振东就要暴起的身形,只听对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大昕?”

 

樊振东听见这声音忍不住缓了口气,许昕反而退了半步谨慎道:“确认口令!”

 

“中央塔直属,行动A组,马龙、Timo boll。”来人似乎对于他这种过度谨慎的态度非常熟悉,好脾气的一板一眼回答。

 

“行动B组,许昕、樊振东。”许昕释放出精神触角与马龙隔空对接了一下,完成了最终确认。

 

“你们……”马龙开了个腔,就被人打断了。

 

“拿到了数据了?”波尔从马龙身后走出来:“把东西给我们,你们任务完成就撤出吧。”

 

许昕眼睛刀一样扫过去:“计划变了,你们没有接到通知吗?”

 

樊振东垂着眼看着许昕右手尾指微微向上一抬,在背后给他比了一个手势。

 

“什么通知?”波尔面露疑惑。

“你们没接到?”许昕又走近一步,手指猛地一曲,樊振东整个人立时如离弦的箭向波尔冲了过去。

 

“没接到的人就是内鬼!”许昕沉声道。

 

马龙瞳孔猛缩,白龙撕开精神图景破空而出扑向樊振东,樊振东正欲回头,不知躲到何处的青蟒忽然从架子高处弹射而下,死死缠住白龙,两只量子兽纠缠着从半空摔下,激起一层尘土。

 

身后警报解除,樊振东并掌为刀劈向波尔,马龙身形一晃就要回援,许昕从阴影处悄无声息站在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大昕!”没有哪个哨兵能放任自己的向导被攻击,马龙头上激起一层薄汗,眼睛发红:“你让开!”

 

许昕一言不发暗暗释出精神触角,一边欺身而上去绊住马龙。哨兵向导体能从来不能同日而语,但马龙许昕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套路实在太过熟稔,两人瞬息间已拆了几招。

 

许昕的手扣住了马龙虎口,汗液带着信息素从一个人的皮肤浸润进另一个人的皮肤。马龙感受到一股熟悉的精神波动,这些精神力曾经与他密不可分并肩作战,而此时它们却像海浪一样一层层叠压而来,来势汹汹妄图破壁而入,冲击他的精神图景。

 

马龙甩了甩头,手上抵住许昕的右臂,指节扣住他肘间麻筋轻轻一搓。许昕抬头,只见马龙轻翻的右手腕内侧扣了一个钮扣大小的感应器。

 

“你怎么又和他定契约?”许昕皱眉看向马龙,伸手就想去摘掉。 

 

马龙挡了一下,摇摇头。

 

“你不是主契?”许昕迅速扫了一眼,低声问。

 

注入式感应器是跨国组合最常用的契约纽带,用来强制保证不同塔的向哨能在统一任务中同心协力完成任务。效果类似于临时标记,但主动权掌握在双方权限更高的一方手中。

 

马龙手腕上的感应器检测到双方交锋的精神力,发出细微的蜂鸣。波尔已被樊振东逼到角落,他左手相同位置绑着一个同样的感应器,此时也响应式的亮起急促的警报灯。

 

波尔捏了一下自己感应器侧边的按钮,马龙感到自己的胳膊被刺了一下。波尔的信息素从针孔里迅速传递进血液,一部分精神触角顺势钻进马龙精神图景,替他在壁垒外重新张开了一扇精神屏障。

 

陌生的精神力波动带着攻击性反扑向许昕,许昕抬起眼,借着肢体遮挡无声的做出口型:抱歉。

 

他精神攻击不再留力,本来还是层层拍击的涨潮浪头忽然摇身变成海啸般狂暴巨浪,马龙顿觉压力倍增,一个又一个浪头不知疲倦般撞的波尔的精神壁垒摇摇欲坠。

 

波尔脸色难看,咬破舌尖迅速把鲜血滴入感应器。血液里的高浓度信息素借助传感器再次加固了马龙的精神屏障。

 

马龙两眼发红,一把扭住许昕的胳膊把他按到在地,白龙有样学样用爪子钳住了青蟒,许昕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

 

“投降吧。”波尔盯着樊振东道。

 

 â€œè®¸æ˜•ï¼â€æ¨ŠæŒ¯ä¸œä¸çŸ¥é“许昕现在如何又不敢回身把后背暴露给波尔,急的脸色发白。

 

“你不要动!”许昕拼命挣出一口气,厉声喝止:“给我盯死了他!”

 

“交出资料,放你们离开。”波尔往前走了一步,精神体山羊躁动不安的用前蹄刨了刨地面,亮出尖尖的犄角对准了樊振东和他身边半大的熊猫。

 

马龙手下又重了几分,许昕疼得眼前发花,他咬着牙把外放的的精神力和青蟒全部收回图景中,在外层凝成一个坚固的茧,波尔趁势追击,张开精神网将许昕意识云整个包了起来。

 

“我数到三,向导被打破精神图景的后果相信你们都学过。”许昕的精神壁垒异常坚固,波尔脸色没什么变化,但额头的青筋慢慢鼓了起来。

 

樊振东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三——”

 

“樊振东你敢……!”许昕看着他手指慢慢的探上胸口内袋。

 

“二——”

 

波尔的精神触角缓缓收紧,茧壳越来越薄,许昕闭上眼睛,似乎放弃了抵抗。波尔心底稍松,他偷偷分出一束精神触丝,包裹在指尖上,然后向着樊振东伸出手。

 

“一。”

 

樊振东不敢再犹豫,掏出怀里的U盘放在波尔手心。

 

“乖孩子。”波尔指尖微动,一旁的山羊忽然竖起犄角直冲熊猫而来。

 

 

樊振东尝试召回自己的精神体,这才发现有一缕精神触丝把他的精神体牢牢固定在了原地。小熊猫颤颤巍巍站起来刚刚到山羊的脖子高,它看着奔向自己的羚羊有些手足无措,呆呆的立在原地连躲都来不及。

 

樊振东烦躁的‘啧’一声,仿佛自暴自弃般抛开了自己的精神体,奔向被马龙压住的许昕。

 

山羊转瞬间已经来到熊猫面前,它低下头,顶角闪着寒芒直扎熊猫腹腔。波尔捏着U盘笑起来,可笑纹还没绽开就凝固在了眼角。

 

熊猫的绒毛里闪电般窜出一道黑影,亮出毒牙死死的钉住了山羊的大动脉。山羊左右摇摆也甩不掉脖颈上的生物,只得哀哀鸣叫几声,四腿一软跪倒在地。白龙慢一步赶到,着急的上下翻飞,却对紧紧箍住羊颈的蛇毫无办法。

 

精神体濒临崩溃,波尔感到一股霸道的精神力如刀匕钻进脑海,劈搅得他头疼欲裂。樊振东已从后面揪住马龙的衣领,马龙不好招架只得右腿后撤一步,微微松了钳制的力道。许昕身体柔韧性无人可比,此时抓住机会猛然弓腰发力,把他侧掀了个踉跄。

 

樊振东急忙跟进,上前一步控制了马龙。

 

波尔咬着牙坐起来,再一次集结精神力扑向许昕的茧壳,许昕也脸色煞白,死死的控制青蛇咬死山羊不松口。两股精神力几度碰撞产生冲击波,马龙和樊振东被冲击的头昏脑胀,满耳朵都是感应器滴滴的示警声。

 

‘嘣’感应器传出一声轻微的嗡鸣,接着传出烧焦的气味。马龙感觉到腕扣一松,感应器自动脱落了下来。

 

“精神力太高击穿了感应器?”樊振东低低的喘着气惊讶道。

 

波尔脸色灰败,退后两步靠墙坐到了地上。

 

瞬息之间,胜负颠倒。

 

 

许昕比了个手势,把马龙交给樊振东去解决,哨兵有哨兵的对战方式。他自己挪到了波尔身边。

 

“你刚刚的茧……”波尔一手撑着头:“完全是为了迷惑我吗?”

 

许昕没有回答。

 

“你也是在赌。”没有得到回答,波尔笃定道:“要不是我贪心,想先把哨兵解决了,你现在精神图景已经废了。”

 

许昕终于舍得抬起眼睛:“是你输了。”

 

“你也是惨胜。”波尔信心十足:“但凡你还有余力,就不会让樊振东自己去解决马龙。”

 

许昕垂着头,怀里抱着毛都炸起来的小熊猫,给它做着紧急安抚。

 

“都能舍己救人,为什么连临时标记都不做……”

 

“把你真正的任务交出来。”许昕打断了他的话:“我要知道是谁在背后支持扶桑。”

 

“我这里只有被传达的精神暗示,不然来我脑子里找?反正你的蟒蛇可以吞的下足够的精神碎片。”波尔摊手:“刀子不需要思考,而我不是刽子手。”

 

“昕哥快点!东瀛的守卫要来了!”

 

许昕略一思索,直接指使蟒蛇咬掉了山羊的一只角。波尔倒抽一口冷气,挣扎着发出低低几声痛呼。

 

许昕闪身出来,正看见马龙擦去唇角的血迹,撑着地晃了两下没站起来。

 

“你出手倒是凌厉。”许昕忍不住对樊振东道。

 

“我们第一个任务是狙击Plan  A。”樊振东答的一板一眼:“狙击,就是要让对方彻底丧失行动能力,我要防止一切干扰因素,确保下面任务能顺利展开。”

 

许昕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只能讪讪把马龙扶起来藏到阴影里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把我俩截胡了?”马龙靠着墙壁仰头呼了一口气,开口问。

 

 è®¸æ˜•æœ‰äº›è¸Œèº‡çš„开口:“这次情况特殊,我们……” 

 

“许昕,快走了!”樊振东外放了五感,能听见细碎的脚步声正在靠近。

 

 è®¸æ˜•ä½Žå£°é“:“对不起,有纪律,不能说。”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马龙笑了一下,他熟稔的搂了一把许昕的肩,手不经意的从许昕后颈处拂过,在背上拍了两下:“去吧,万事小心。”

 

许昕点点头,收拾起东西转身出去了,樊振东忍不住瞟了一眼他的后颈。

 

·TBC·

【龙蟒】蟒蛇传(EG)

青争:

沙雕文学!!!恶搞文学!!!和某小天使说话时忽然出的脑洞大纲文,OOC严重,我最近可能脑子里进了大海(手动滑稽


 


东北皮具城鞍山厂有一家享誉中外的山寨企业——爱马氏。


 


大董事长马琳,二董事长马龙。


 


一天二董事长去工厂视察,刘厂长找来皮具车间功夫最好的吴师傅说,领导来了咱厂,咱得表示表示。吴师傅说没问题,前两天偷偷从南边运来一条大蟒蛇,皮色那叫一个好,个子又大,回来做个皮包给领导,还能再做个蛇皮手袋自己留着用。


 


蔡书记觉得这办法不错,于是做了一下意见批示,建议吴师傅可以表演活蟒现杀,然后直接把肉做成蛇羹当晚餐。


 


于是当马龙带着一群小弟进了车间,看见四周空空荡荡,就架子上吊着一条树干那么粗的大蟒蛇,当即腿下一软,差点吓跪。


 


做皮具生意的人怕蛇,传出去太让人笑话了,所以他对谁都没说过。此时看着蟒蛇,马龙在思考是不是自己最近说梦话被有心人听见了,吓死了他以后爱马氏可能没人继承,正好落在虎视眈眈的爱狗氏或者爱猫氏手里。


 


这边吴师傅迎上来:马总!你看看,我这就给你表演个活蛇现杀,皮给你做个包,肉咱一会儿食堂炖了吃,蛇胆和骨头你带回家泡酒壮阳!


 


马龙:!!!


卧槽我怀疑这个厂天天想着怎么要我的命,怎么才能不在小弟面前露怯,十万火急!在线等!


 


吴师傅殷切的把蟒蛇捞起来,蟒蛇一点动静都没有。


 


马龙:停停停,这蛇是不是已经死了,怎么不动啊?


 


吴师傅:说来尴尬,这蛇……特别懒,懒得出奇,不要说正常的吃完就瘫倒,有时候吃一半也能睡着……您看,今天早上刚刚喂了一只羊,吊在这儿半天,别说醒了,睡的舌头都出来了。


 


吴师傅解释完觉得很丢面子,于是把蛇重新捞起来:马总你看这个蛇啊,腹部皮做二胡最好,我听大董事长说你平时还挺喜欢唱个歌啥的很有音乐天赋?不然给你留下,以后弄个二胡在你天坛公寓拉着陶冶情操?


 


马龙:……谢谢不要。


 


吴师傅:但是论做皮具,蛇尾部腔门上方的那一块皮.向前向后两扎最金贵,我打算回头拿这儿的皮给您做个钱包,您看怎么样?


 


说着他拿起来凑近了让马龙看。


 


马龙看那地方鳞片紧密,整块皮显得细细滑滑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恐惧,没忍住上手摸了一下,触感居然还挺好。


 


身后大番为首一群小弟顿时一阵惊呼,小马董好胆量!


 


马龙听了很得意,于是多摸了几下。正摸着,手机响了。手机铃声是他自弹自唱的青花瓷。


 


手机铃响了两句,余音绕梁。昏睡的像死过去一样的蛇触电般哆嗦了一下,尾巴一抖非常精准的把他手机抽飞了。


 


手机屏幕碎了,声音也不响了。大家脸色都不太好看,但是除了马龙以外所有人都偷偷觉得这蛇做了一件大好事。


 


吴师傅再次尴尬,他急着要上来扒蛇皮将功赎罪。马龙一想到中午饭居然要吃蛇肉,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思虑再三,终于求生欲战胜了一切,他亲切的握住吴师傅的手:还是算了吧,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吃蛇?蛇看着就不像是能吃的,这么“奇怪的肉”……


 


吴师傅:那就光做个包?


 


马龙十二万分诚恳的摇头:别杀了,我特别喜欢看蛇,这蛇运回北京去,回头把我卧室隔壁单腾出来一间屋,就放它一个。


 


吴师傅回头看看刘厂长和蔡书记,两个人觉得这样也算表明了自己重视领导的态度,于是冲他点点头。马龙的小弟们一拥而上把蛇解下来扛走。


 


马龙小心肝饱受惊吓,终于活着走出了爱马氏皮具厂。他冲最得力的小弟林高远和大番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一会儿就把这蛇找个野林子丢了干净。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厂门,马龙卡机大脑终于恢复运作,忽然想起来蟒蛇是国家保护动物,于是特意补了一句:动作快点,千万别让人看见。


 


大番心领神会,回头对林高远说:马总让我们赶快把这蛇运他卧室里,别让人看见了。


 


林高远:你在搞笑吗大哥,这么大一条蛇!


 


大番:头尾对折一下,拿被子一裹,两头一扎。回头咱们俩扛回去,让别人觉得小马董出去一趟带回来一个小的不就行了?


 


林高远一拍巴掌:大番真有你的!咱爱马氏创始老总就是鞍山黑瞎子岭大当家,家族里正嫌弃小马总太文绉绉没点霸气。不然咱们声势浩大一点,让他们觉得小马总终于开窍学会强抢民女了?


 


两位左膀右臂互相点赞,觉得自己简直聪明机智,干成了一件大事。


 


马龙今天莫名其妙的觉得来往敬酒的人看他的眼神都带着点以前从来没有的崇敬。一不留神就被多灌了几杯。半夜喝高了回到家,看见床上多了一条被子,马龙醉眼朦胧去掀,一下还没掀开,再掀还是没用。于是气哼哼的搂着被子睡了一晚上。


半夜空调似乎不制热了,马龙冻的哆哩哆嗦,只觉得身上被巨大的冰冷的汽车轮胎来来回回压了十几遍。早上起来看见身边躺了个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个子挺高四肢挺细,但是腰上有肉,一圈镶边。


 


小孩睡的四仰八叉,长手长脚的全摊在自己身上。


 


马龙立刻上手推他:卧槽兄弟醒醒,你谁?!


 


小孩半梦半醒:你这人好生奇怪,昨天还摸我腰摸我背摸我那啥地方那么开心,我都没和你生气,今天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马龙心里万头神兽呼啸:我不是我没有,你到底是谁?!


 


小孩努力的睁开眼,伸出细细的舌头给马龙看:我是谁,我是大蟒啊。你也可以叫我名字,许昕。官人你看看我,我们走的不是白娘子的套路吗?虽然你觊觎我美色(皮色),但还是救我一命,我当然要变成人以身相许来报恩啊。


 


马龙看着他的舌头依旧将信将疑,于是道:印度人舞蛇你见过吗?要是蛇,肯定会忍不住跟着音乐的节奏律动的。


 


许昕:那是什么?


 


马龙努力按捺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我的意思就是,能不能我唱歌,你变成原型跟着节奏舞蹈一下?


 


许昕狐疑的看着他发光的眼睛,最终还是控制自己变成了一条碗口粗细的小蟒蛇谨慎的盘在床上。


 


马龙清了清嗓子,矜持道:那我就唱一首最喜欢的,我偶像的歌《蜗牛儿》。说完给自己鼓了几下掌。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


 


许昕头晕脑胀的跟着马龙的旋律,几度垂直伸展试图凭空引体向上,终于把自己打成了一个死结。


 


马龙不好意思的上手帮忙把坨成一团的蛇球解开捋顺了,期间惊叹于蛇鳞的顺滑,又忍不住高歌了一曲《说好的幸福呢》。


 


许昕瞳孔都竖起来了,没控制好力道,一尾巴把马龙从床上抽了下去。


 


马龙:你明明有法力能变成人,怎么还会被人抓到皮具厂做成包?


 


许昕:因为我懒得捕猎啊。他们把我做皮包之前,每天都喂我不少好吃的。还都是洗净切好的。


 


马龙:那你吃饱了为什么不跑?


 


许昕:每次想逃跑的时候,都会因为吃的太饱了,就睡着了……


 


马龙:……


 


凶猛剽悍的蟒蛇是怎么变成国家保护动物的?马龙合理推测了一下,可能是懒死的。


 


 


一段时间以后,马龙真正实践了自己的“特别喜欢看蛇”宣言,毕竟许昕的原型,斑斓大蟒看着就贵气养眼。当然如果是人形那就再好不过了。


 


而且马龙很喜欢摸蟒蛇浑身上下最好的那块皮,尤其是变成人的时候。


 


·END·`

http://fx.weico.cc/share/25231880.html?weibo_id=4246492153819474

微博上看到滴小奶橘!!!!@黑金与白青 

家有二喵(6)

黑金与白青:

整理存货,发出来治愈一下吧。 @🍼 ç‚¹æ¢—已收到,想等下一篇放大招再写2333




(1)


“今天它们都怎么了啊?”


橘猫蹦了好几次,好不容易才扒住瓷缸边边,拼命伸着脖子往里看,又是觉得好玩又是担心小鱼们的情况。


“没事。”白猫窝在沙发上,声音有点闷,“马上就要下雨了。”


“欸?”橘猫转头一看,窗外黑压压的,空气里也充满了湿乎乎的味道,可它们才吃过午饭没多久呀!“这么快就到晚上了吗?”


“有雨的时候,天就会黑。”


白猫疲倦地跃下沙发,抛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它不喜欢雨天,一直以来都是。雷电的声音和雨水的气味都会让白猫想到最初和家人分开的那几天。就算那么听妈妈的话,几乎不和兄弟姐妹们抢吃的,也还是……


成为了被丢下的那个。


白猫跳进铺满旧衣服和小毯子的竹篮,缩成了雪球儿似的紧紧一团。这时候,小一点儿的那只橘色团子也跑到了门口。


“喵。”橘猫在距离篮子还有几步的地方停下来,小心地叫了一声。


平时很少会不愿意跟昕昕玩的。这样想着的时候,橘猫踮着脚走了过去。


其实白猫早就闻到了弟弟的味道,然而现在心情糟糕的自己真的没有余力来哄它,更没有一点玩耍的心思——直到感觉橘猫舔了舔它的鼻子。


“哥哥。”一睁开眼就看到那只小砂糖橘眨巴着茶绿色的眼睛,讨好地拱了拱他肚子,“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睡呀。”


这当然不是它们第一次一起睡,但却是好动爱玩的橘猫第一次主动要求睡午觉。


“……嗯。”


当然,那时候体型才只到龙仔一半的昕昕还不觉得叫哥哥会羞羞。


 ï¼ˆ2)


两个月后。


秦老师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有买大一号的猫窝,已经长大了的两个小祖宗还是坚持要挤当初自己好不容易才从储藏室里翻出来的那个竹篮子。


“呵呀~龙龙你再靠里点我屁股放不下了!”


“篮子就这么大,没地方睡就躺身上吧。”


“让一点地方给我嘛……早这样不就好了,哇!龙龙你干嘛压过来!”


“昕昕肉比较多,还是你在下面吧。”


“不要喵喵!呜……”

许昕加油!

Too me:

期待你的下一场比赛
加油!

牵着你的手 到永远以后 5

菠萝:

马龙没见过喝可乐还能喝醉的人,许昕赖在他身上,下达命令说回家。



高中那会他俩都有点青春期肥胖,个头也说不上谁高谁矮。这会许昕可是比马龙高出了半头。他还把头放在马龙的脖子窝上,把自己的身子拧成了麻花不说,还把马龙给顶的够呛。

马龙心想,真是年龄大了,脸皮也厚了。

马龙按照醉酒的规格照顾着许昕,带他回了家。许昕装醉过头,在车上睡过去了。醒来就发现马龙正往外拖他,他忽然使了点力把马龙拽了过来,亲了马龙一下,由于过度紧张,只亲到了嘴角。

马龙只愣了一下,就趁机把座椅调低了些,欺身压了上去,许昕想反抗,可是他不明白马龙的劲怎么那么大,明明看着没他壮。等许昕意乱情迷的时候,马龙放开了他,说,别撩我,我经不起你撩,还有,亲你的时候也别反抗,我跆拳道黑带,你一反抗我忍不住手上的劲。

许昕张了张嘴,说操!

马龙说再等几天吧,不急。

没等许昕反应过来,马龙已经去另个车门拿衣服了。

许昕下了车才发现,这他妈回的不是自己家。可是现在说这个就有点装清高了,自己又他妈喝可乐醉的,更让人怀疑。他只能硬着头皮跟马龙走。

马龙一进门,就有一个声音说你好你好!把许昕给吓了一跳,才发现马龙养了只鹦鹉。马龙给鹦鹉加了点水和粮,然后给许昕拿了双没拆封的条纹拖鞋,问许昕要喝什么,许昕说可乐。

许昕说完就想捶自己的头了,和可乐过不去了一晚上的。马龙看了他一眼,说可乐杀精。许昕嘴皮子又出溜了下说,没事,我的够用。

马龙住了个两室一厅。一看就是自己住,屋里也说不上多整齐。洗干净的一摞衣服都没整理,带着衣服钩子堆在沙发上,旁边的桌子上放了一套茶具孤零零的配了一只杯子。

许昕想象不出马龙一个人坐在这儿喝茶的样子。

大昕,去洗澡吧你。马龙从那一堆衣服里面找出来一套睡衣裤扔给许昕。

许昕听着这个称呼差点落下泪来,高中的时候他叫马龙哥或者龙或者马龙,而马龙都是这么叫他,大昕。

大昕大昕,没等许昕感慨完,那只聒噪的鹦鹉开始学舌,马龙笑嘻嘻地吹口哨去逗它,乖。

许昕嫉妒那只鹦鹉。

等许昕洗完出来,马龙已经给他整理了床铺,说睡吧,然后就要走。许昕说,你睡哪儿。

马龙说另一间,又补充了句,说我还有些工作上的事要处理加会班,先睡吧。

许昕说行吧,再见。

马龙却没有走,他看着穿着小一号睡衣的许昕坐在床边委屈巴巴,他凑过去俯下身亲了亲许昕的额头,然后是圆润的鼻头和翘翘的嘴巴。最后放过了他。许昕的睫毛扑簌簌的眨着慢慢睁开了眼。

马龙说,这样可以睡了吗?像安慰一只大宝宝。许昕有点害羞,这样甜蜜的情节他幻想过太多次,可真正发生了他又觉得自己在做梦。他迟钝又茫然的点点头,说可以了。

马龙关上了卧室门,也并没有回去加班,他去接了杯水,喝了几口,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也不渴。他又轻手轻脚的扫了扫地,然后把沙发上那些衣服叠好。他看了一眼门口,把许昕脱掉的鞋子摆正……

终于没什么可做了,他坐下来看了会电视,声音开的很小,他不知道电视演了什么,只听到到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

他走到许昕的房间门口,倚在墙上,仿佛听到了许昕的呼吸声,忽然心里的那片不安的湖面终于安静了下来。

他踱步到他的那只小八哥面前,说,大昕这次真的回来了。

小八哥跟着学舌,大昕大昕!

马龙:嘘。




#下章我要结束!


#并不能[摊手手]

青年报:国乒老帅吴敬平解密许昕频繁打出"神球":天赋使然

报道

http://sports.online.sh.cn/content/2018-05/21/content_8900344.htm


pdf

http://www.why.com.cn/epaper/webpc/qnb/images/2018-05/21/A14/20180521A14_pdf.pdf


节选其中一段:



感恩比昕吴爸爸❤

昕哥加油!

감각 과 감성:

“登场啦”

“我的名牌在哪里”

“嗯???我不坐在上面啊”

“宝宝走了……”

今天一进场就引起骚动的.好久不见.昕哥

감각 과 감성:

在夹缝中求生欲也很强的lof主 å¤§å®¶äº†è§£ä¸€ä¸‹ä¸‹

Too me:

后脑勺儿

在夹缝中求生存的一天